Deprecated: Function set_magic_quotes_runtime() is deprecated in E:\website_php\gdgh\include\common.inc.php on line 8
WTO面临最严重危机:多成员讨论如何另起炉灶_国际动态_广东工合

欢迎访问广东工业合作网!

www.gdgh.org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国际动态

WTO面临最严重危机:多成员讨论如何另起炉灶

2014-11-13 09:31:18 新浪财经
\

  WTO面临最严重危机 总干事阿泽维多APEC寻支持

  整个日内瓦多边谈判体系目前已经停止运转。而且,这次瘫痪带来的更为直接的冲击是,将改写WTO多边机制的道路选择

  时隔6个月,巴西籍世贸组织[微博](WTO[微博])总干事阿泽维多又一次出现在中国。这一次,他的主要任务便是参加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周。从11月7日开始,他密集地会见了曾一起在日内瓦奋战的老战友——APEC经济体的部长级贸易官员们。

  同时,他也马不停蹄地拜会了中国高层。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到,除了在7日拜会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外,他还出席了9日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开幕式,并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与今年5月在青岛APEC贸易部长会议间隙,接受本报专访时的乐观姿态相比,此次阿泽维多的神态与语气均稍显沉重。这半年内,新上台的印度总理莫迪以更为强硬的谈判态度让WTO谈判进程搁浅。

  WTO面临最为严重危机

  本报记者已从不同渠道了解到,整个日内瓦多边谈判体系目前已经停止运转。而且,这次瘫痪带来的更为直接的冲击是,将改写WTO多边机制的道路选择。换句话说,相当多的成员开始讨论,如何另起炉灶,绕开印度这样的反对方,以期落实去年在巴厘岛达成的一揽子协议。

  阿泽维多8日在会议间隙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证实了这一点。他说,此次僵局,可算是WTO面临的最为严重的危机,并将危机归结为美国与印度之间的分歧。虽然在本次APEC会议周期间,他惊喜地发现,美国和印度之间已经开始了重新接洽,但目前还没有成功。

  “我不能对这些(美印)会谈做出评价,因为我并不知道他们讨论了些什么。现在确实有一些令人鼓舞的迹象,但我希望这些迹象能够真正落实到具体的措施上,并推进真正的突破。”他对本报记者说。

  阿泽维多始终反复强调去年巴厘岛会议前夕,自己将原本不愿意投入精力参与谈判的各经济体领导人会聚在一起,努力推进并最终达成了“巴厘一揽子协定”。

  现在,他重启了信心之旅。在与中国最高领导人见面之后,9日,他又启程前往澳大利亚,准备出席15日在布里斯班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G20),以期获取更多的政治支持。

  缘起美印分歧

  去年12月,WTO第九届部长级会议达成的“巴厘一揽子协定”,本可以算作结束长达10年的WTO多哈回合的有限成果,但一切都在今年7月31日正式签署协议之时发生了逆转。

  日内瓦观察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阿泽维多是一个雄心勃勃的总干事,并不想继续推动前任拉米开启的多哈回合,而是想开创自己的“阿泽维多时代”。因此,在过去12年举步维艰的情况下,达成“巴厘一揽子协定”,只是让多哈回合有了一个体面的结束,这样才能重新开启新的回合。但目前,这个仅有的成果也遭到了挑战。

  “巴厘一揽子协定”共有10个文件,主要涉及贸易便利化、农业与棉花以及发展议题。其中《贸易便利化协定》成为WTO成立18年来达成的第一个多边协定,也是早期收获中唯一具有较强法律约束力的协定,其他均为部长决定、部长声明或者谅解备忘录。

  这个一揽子协定可谓是多哈回合的“早期收获”,或者是缩减版本。因为由多哈回合的36个议题缩减为了10个,且并未涉及最核心的议题。

  按照协议条款,今年7月31日是《贸易便利化协定》生效程序的第一个截止日期,WTO成员需在该日期前,在全体一致同意的基础上通过该协定议定书,将该协定正式纳入WTO规则体系。此后,该议定书将交付WTO成员核准,在第二个截止日期2015年7月31日前,2/3的成员核准接受相关议定书后协定即生效。

  但由于以印度为代表的一些成员在最后一刻“反悔”,导致第一阶段的签字搁浅。

  上述观察人士对本报记者解释说,目前在WTO谈判分为4个圈,这些圈之间环环相扣,必须一个接一个地解决。

  本来,粮食安全问题作为本次“巴厘一揽子协定”农业部分的最主要议题,与《贸易便利化协定》并不相关。但由于印度加强对粮食安全问题的关切,最终将其变成签订《贸易便利化协定》的充分必要条件。这与美国急于主导的《贸易便利化协定》的进程背道而驰。

  用阿泽维多的话说,美印分歧主要是“贸易便利化和公共储备之间的政治联系所造成的”, 而且“尽管目前的僵局只和巴厘协定中两项相关,但是它所造成的影响却是非常深远的。目前的僵局已经使得WTO中的多边谈判陷入了瘫痪”。

  美印“真对立”还是“幕后交易”?

  第二个圈是前述两个议题与其他八个议题的关系。第三个圈是整个多哈回合。第四个圈是全球价值链。

  由于印度以及支持其立场的古巴、南非等成员单边拒签《贸易便利化协定》,导致谈判卡在第一个圈难以解开。由于国际贸易谈判的方式,只能一轮成功结束,再启动另一轮,因此,这样的结果,使得整个WTO多边谈判机制全面陷入僵局。

  “阿泽维多应该也不清楚,美印的这种分歧到底是真对立,还是演双簧,有幕后交易。”上述观察人士评论说。

  事实上,这种僵局早就出现在“巴厘一揽子协定”签订前。当时,谈判的焦点在于,发展中成员国内粮食储备需要和WTO关于降低农业补贴承诺之间的矛盾。因为大宗商品价格近年来不断上涨,印度需要空间来进行还没完成的粮食公共储备和食品援助计划。根据印度之前通过的《食品安全法案》,会以政府名义进行粮食收购,再以低廉的补贴价格补贴全国2/3的人口。

  但是,根据WTO的农业协定,政府以行政价格购买农产品(11.10, -0.08, -0.72%)有一定的上限,超过10%就是非法补贴。而近年来农产品的价格持续上升,印度等成员要求取消10%的上限。因此,要求必须先解决粮食安全问题的关切,再推进《贸易便利化协定》。

  “印度在过去多年里,一直想扮演一个独立的角色,并没有对促进多边谈判的发展起到带头作用。”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赵忠秀评论,“最近新总理上台仅是拒签的导火索。”

  维护“后巴厘”成果的艰难之旅

  那些苦苦等待《贸易便利化协定》生效,并试图维护以上成果的成员,在如何促成最终结果的路径选择上也产生了分歧。

  阿泽维多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有些成员已经不耐烦了,它们非常担心,已经开始考虑是否可以通过一些非多边的机制,来解决目前所面临的僵局,同时实施“巴厘一揽子协定”。

  “现在有很多替代方案由成员来决定。至于它们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以及何时来采取这样的措施,我现在还没有准确的答案。”他说。

  阿泽维多清楚地认识到,这种路径的分歧,不论是什么解决方式,必须在WTO内部解决,用支持且不伤害多边贸易体制的方式进行。但是,仅仅绕开目前阻碍谈判进程的印度等成员,还是另起炉灶,打造多边协定,都涉及修改WTO根本的多边规则。而且这种讨论已经进入混乱状态。

  其中,中国的难处在于,一方面作为全球货物贸易的活跃国家,达成贸易便利化措施,好处较为明显;但另一方面,如果选择以富国俱乐部为基础的诸边协定作为替代,也难以接受。

  一个稍显尴尬的信号是,在APEC期间举行的WTO新闻发布会现场,几乎所有美国记者对阿泽维多的提问均聚焦于中美在《信息技术贸易协议》(ITA)这样的多边谈判达成一致的可能性。

  阿泽维多对本报记者的回应是,他已经收获了APEC贸易部长们的积极支持信号,不论是ITA,还是本次APEC会议中中国提倡的亚太自贸区(FTAAP)和全球价值链(GVC),任何有助于贸易便利化的方法,不论是以什么方式开展,都是一件好事。

  但是,如果缺少了美国的支持,无论是WTO多边谈判,还是奥巴马政府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区域自贸协定,在未来两年内都可能会深陷僵局。

  • 验证码: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Top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新闻热线 | 联系我们
广东省工业合作协会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侨香路3085号岭南大厦9楼 E-mail: gdgonghe@126.com   粤ICP备11073287号-1
技术支持:无忧广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