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Function set_magic_quotes_runtime() is deprecated in E:\website_php\gdgh\include\common.inc.php on line 8
他,会成为东方乔布斯吗?_第四期_广东工合

欢迎访问广东工业合作网!

www.gdgh.org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广东商界第四期

他,会成为东方乔布斯吗?

2013-06-26 14:27:07

——访深圳市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袁明

文 / 卢  亮(作者系南方都市报城市杂志中心首席记者)



      【编者】一个有梦想的企业家应该穿什么衣服?圆领的T恤,印着蓝色小鸟LOGO和洗得有点发白的牛仔裤,然后向全世界宣布自己的最新发明——这是酷毙的一件事。当然,可能你觉得这一幕很脸熟,因为苹果的灵魂人物乔布斯就常常这样做,他一成不变的牛仔裤和黑色高领线衣虽与时尚毫不沾边,却是潮流的风向标。
  今年,让袁明引以为豪的一件事是在全球首家推出了电视映像触控技术,引发电视革命。他自诩为东方乔布斯,而最新的概念产品则堪比电视机版的iPhone。
    他是一个有使命感的企业家。在互联网无处不在的时代,他不愿意眼睁睁看着手机屏和电脑屏都被美国人的操作系统所“统治”,他希望来自电视的最后一块屏由中国人掌控,他坚信改变全球的电视革命会由同洲率先实现。对于这个技术偏执狂来说,要在左冲右突的博弈中保持足够的激情、理性以及智慧,是刚届“知天命”的他的下一个人生课题。

自己创建标准,
坐拥近亿有线电视用户
  一个男人有多少个20年?答案是明摆的。不过,对于袁明来说,却能把这个光阴“榨”得淋漓尽致。因为他知道自己要什么。
  毕业于太原科技大学的袁明,1994年创建同洲电子,起初主营LED显示屏,但专业技术和市场眼光兼具的袁明很快意识到数字电视必将取代模拟电视这一历史趋势,决定将数字电视作为公司新的战略发展方向,转型为数字电视终端设备制造商。
  袁明善于把握数字电视领域的各种机遇。1998年,同洲自行研发的数字卫星接收机在国内率先问世,袁明也成为数字电视领域专家。2002年,同洲成为首个与央视合作开展互动电视业务的企业;2003年,袁明在国内首家推出可商业化运营的高标清兼容数字机顶盒,并在深圳有线网络推广使用。2005年,公司与深圳天威合作推进深圳市数字电视整体转换工作,开创了在国内具有重大影响的“深圳模式”。一年后,同洲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是中国专业从事数字视讯行业的首家上市公司。
  凡事都先人一步,袁明养成了捷足先登的行动力惯性。作为中国第一台数字机顶盒、第一台高清卫星机顶盒的“始作俑者”,袁明参加了30多项数字视讯国家和行业标准的制定,拥有数百项专利,他的学术专著《数字有线机顶盒》成为行业内的“教科书”。也正因为此,袁明更喜欢员工称呼他为老师,而不是老板。
  与同洲1500多项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技术遥相呼应的是,在目前中国拥有2亿有线电视用户中,同洲拥有近亿用户量,是最大的数字有线电视用户整体解决方案厂商。面对近乎天文数字的客户群,会挥发出什么样的化学效应,恐怕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那么,企业家、广电专家和发明家兼而有之,多重人格及身份的袁明的动力源在哪里?

苹果情结:
我是下一个乔布斯
   “我志在成为中国的乔布斯。”在今年3月的2012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袁明抛出此言令全场愕然。
  2011年10月5日,改变世界的天才乔布斯突然离世,让全球商界悲伤。创新产品及业务体验一次次让整个世界惊叹,其敏锐的触觉和过人的智慧更让袁明常常无比感慨,而乔布斯最后未实现的商业梦想就是苹果电视。
  袁明在自己的实名微博曾多次写道:“老乔走了,苹果创新没了,谁将替代苹果呢?”他同时也向世界发出了询问:“下一个乔布斯在哪里?是继续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面对英年早逝的乔布斯,袁明把乔布斯比喻成曹雪芹,把自己比喻成高鹗,他誓言用平生所积累努力续写科技版巨著《红楼梦》,在中国上演乔布斯的传奇人生。
  在很多人的价值坐标中,苹果永远以时尚的姿态出现,哪怕乔布斯一成不变的牛仔裤和黑色高领线衣与时尚沾不上边。
    追随偶像的足迹,在12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袁明特意穿上那身悠闲的圆领T恤和牛仔裤,面对全国媒体的镁光灯,他淡定自若地扮演了主持人、发布人、讲解员和技术工程师多重角色。舞台是自己的,一切似乎正是袁明的最诚恳内心表白:“我寓意要做东方乔布斯。”袁明告诉笔者,乔布斯是自己的偶像,但不是崇拜以后才模仿他的。自己和乔布斯的创新意识和成长经历有着天然的默契,既没有刻意模仿也毫无矫情之态。
   “他白手起家,做研发,是狂热的科技分子,他很早一手打造了苹果,途中他撤出去了。当然我没有走。这大概是最大的不同吧。”很多人现在想学乔布斯,他能够领导一个团队,对事情追求尽善尽美。袁明一直觉得,乔布斯这种人在中国还是有可能重现的,特别是他所在的行业。
  苹果伟大在那里?它不是每一个产品都最高新,新技术也不全是他发明的,IPAD的本质是MP3,它和互联网结合,加上大容量存储,就解决了商业模式。苹果每一样产品都逃不开“三合一”:外观,互联网和高科技。袁明觉得,乔布斯的伟大在于崇尚操作的简单,最终以人为本。
   “越是高科技,越是简单。”由于所在行业的天时地利,受此启发,他亲自设计数字电视机顶盒的界面,简单是首要原则,进入开机画面后,只需直接按左右和上下键就能够一目了然,如果要暂停、继续,也可像DVD一样。绝大多数人没有看说明书,操作起来都可以游刃有余。
  对于一个有梦想的企业家来说不仅要多做,还要多领悟。“很多企业家赞叹苹果的简约之美,但从未付诸实践。而我实践过了,才领悟到其中奥妙。”
  不过,看似简约的背后是高科技在驱动,而高科技更需要注入智慧的基因。袁明感到,自己和乔布斯已经心有灵犀。

三屏还有最后一块屏,
不能再被美国人统治了
  电脑,手机到电视,从三网融合到三屏融合,行业的更新迅速到不给人们太多停顿思考。
  众所周知,苹果利用互联网重新发明了iPod,又利用互联网重新发明了iPhone,其产品的发展历程是从iPod、iTouch、iPhone、iTV逐步演进,乔布斯的策略是从小屏逐步向大屏渗透,说明大屏是趋势。
  直觉告诉袁明,乔布斯如果还在,他一定会做“大屏电视”,可能会带来电视的革命。遗憾的是,他的iTV还没来得及发布就去世了,如果他成功,他就会统一这个“视界”。
  他的逻辑是,现在电脑和手机这两个领域都被美国人统治了,电脑有WINDOWS,手机有苹果的IOS、谷歌的安卓系统。最后还有一块屏幕没有霸主,将来会被同洲统治,电视的革命将由中国的企业领导。
  2012年12月5日,同洲全球首家推出电视映像触控技术,以及分屏互动社交电视应用“飞飞看”;同时,以创新的技术与应用为方向引导,在会上展出以飞看、飞Phone两款全新概念产品,为人们带来全新的多屏互动体验。“当你占领了三块屏,你就拥有了一切。”袁明说,这个发明相当于电视机上的iPhone。他把电脑、电视、手机和PAD都转变了,带动四种产业转型。电脑因为有了鼠标,而一夜之间普及;手机的革命是出现了多点触摸,同样是解决了输入问题。一个电容屏就把手机行业给洗牌干净了。电视同样遵循这个原则,以后可以“摸摸看”,解决世界性的输入难题。
  一个小小的输入的革命,让整个产业翻天覆地。“电脑开得少了,电视用得多了。电脑今后可能仅有设计人员在使用。一旦解决输入问题,我们的机会就马上出来了。通过机顶盒, 今后电视机会发生一次次革命。”他甚至放言,今后电视机厂家要看“盒子”的脸色,盒子永远不会被革命掉。如果不匹配,电视机可能卖不出去了。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潮流。
  实际上,机顶盒只是表面生意,袁明更大的算盘是覆盖了近一个亿用户的云平台。“老百姓以为苹果是手机做得好,所以无数的厂家拼命复制外观。”他说,真正的实力是隐藏在地下。机顶盒只是浮在水面的“冰山”,更大的能量是在深水处的云平台。

所有东西
都要对接互联网才有机会
  要绽放这股能量,思路也要从此前坚守的B2B切换到B2C。这位平台缔造者,在业内名气颇大,在业外却不为普通消费者熟知,一个难题横在“技术控”面前。面对互联网的机会,袁明要向普罗大众迅速推销自己。否则,自己依然是一个为人作嫁衣的硬件提供商。他不想成为世界工厂富士康,而是要成为镁光灯下的苹果。
  袁明开始审视互联网带来的新商业模式。“三年后谁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只是做某一样东西的企业,那就是一个笑话了。那就是思维有框框。”他用亲身经历与业界分享:你能说华为还是做程控交换机的企业吗?你又能说腾讯只是做QQ聊天的企业吗?微软都战略转型,做起了SURFACE,谷歌也做手机了。诺基亚把自己定位为手机企业,没有跟上互联网步伐,结果走到了今天的境地。
  身兼广东工合的副会长,他善意提醒企业界,“今后所有东西都要跟互联网对接,只要对接你就想明白了。”所谓的INTERNET,它本来就是寓意连在一起的。一句欧洲商界的名言是,“我想借你一个胳膊,必须把你整个人借来。”对袁明而言,互联网就是值得一借的宝藏。
  互联网的金矿有多深,有数字佐证:中国已拥有近4亿部电视,其中国内有线电视已发展了近2.3亿,每年有近2亿部的3G智能手机、9000万的个人电脑出货量。
   “我不想把同洲定位成一个机顶盒企业。它应该是一个三屏统一、视界统一的企业。这样自我定位后,就没有界限,没有桎梏了。”袁明认为,在苹果的“平台+终端+服务”这一商业模式下,也是同洲在广电行业所选择的道路。目前,同洲已实现了从“卖产品”向“卖服务”转型,由“无屏终端”向“有屏终端”转变,成功涉足以广播电视网络为核心的上下游产业,形成了明显的市场和技术优势,他亲手打造的“科技版巨著《红楼梦》”后四十回“内容+平台+渠道+终端+服务”的商业模式正在显山露水。这样, B2C的蓝图会渐入佳境。
  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互联网没有界限,只要把电视攻克了,就等于爬上了喜马拉雅峰。这样所有的终端也无界限了。因为到了顶峰最后集中在一点了,大家都彼此融通了。今后哪个企业只是局限在PAD?机顶盒?或者手机?到了顶峰一切都是‘空’了。”
  颇有点禅学的味道。哲学的最高境界是宗教,而所有教义的最后也是万源归宗。深谙这道“出世间”的真谛,袁明把目光投向了更高远的边界。 

基因解码:
高科技行业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
  深圳有腾讯、华为等顶级企业的光环罩着。作为同在这片土壤下的兄弟企业,袁明一点都不“吃醋”,大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心量。
  2009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视察同洲,对其数字电视解决方案表示赞赏,并寄言同洲“能早日成长为基于广电传输的‘华为’”。
  成为广电领域的“华为”,袁明如履薄冰,但志在必得。对于身处深圳的同洲电子,在三大网络的融合中,互联网行业的腾讯、电信行业的华为就是身边的标杆。袁明如何带领他的团队站在三网融合的风口对抗这些企业的行业渗透,正在考验着这个行业领袖的智慧。他真能续写乔布斯的传奇人生吗?
  袁明觉得,在深圳的土壤中,没有什么不可能任务。
  身为典型的理科男创业家,他告诉笔者,自己和乔布斯、比尔盖茨,马化腾、任正非等人都有共通性。“这个其实是必然的,不是偶然。特别在高科技行业,必须尊重科学,科学跟产业结合起来,这也是未来,从第一代汽车发明就注定这个道路。必须是理科男,否则企业只能成功一时,不会成功一世。”在自我解剖理科男创业的特征时,他坦言,这类人从小就有DNA驱使他往前走,否则容易有跳跃思维,不会在一个领域持之以恒。不仅如此,这类企业的一把手不仅是技术派出身,而且一定是TOP SALES(顶级销售员)。
  在与笔者的交谈中,袁明锐利的产品思路和清晰的市场逻辑无时无刻地叠现他的人格魅力。他说,“只懂技术不懂市场也不行,所以这是一个金字塔。”
  站在金字塔顶端,狂风和冻霜时不时侵袭而来。“商业模式没有问题,但我感觉还是要尽快成长,规模不够快,包括人才跟进、市场推进速度。最大压力还是我们市场的转型,从B2B到B2C,品牌知名度还是短板,从人才转型也缺乏后劲,有点力不从心。”这番诚恳的自我剖析,是袁明对于未来障碍的清晰洞见。
  当然,困难还不止于此。在三网融合格局下,IT行业日新月异,竞争已经不分你我。袁明留意到,广电运营商本来应该市场化的选择合作伙伴,却出现了照顾入股企业型、亲戚型、领导关照型、地方保护型几种怪现象。不是为了企业自身发展而需要选择合作伙伴,这样下去很危险,等于把自己的前途命运放弃了。他多次疾呼,龙头企业已成为稀缺资源,需要共同呵护。不能因为一些诱惑,以自己的未来为赌注,选择一个蹩脚的工作伙伴。政府要有扶持龙头企业的政策和理念。
  在2012年国际传输与覆盖研讨会(ICTC2012)的主场报告会上,袁明发表了以《三网融合竞争格局下广电需要龙头企业》的主题演讲,其中提到“我们厂商又没有牌照, 又不抢你饭碗,是帮你做事情的,完全不要害怕厂商成长。如果有了龙头企业,你还可以把它当成标杆,就放心让他做,如果有别的比我们做得更好的,就选它当新的标杆,我绝无二话。”
  互联网,融合,模式,非公平竞争,简约,人性……在纷繁复杂的方程式中,袁明清醒地解读自己是“一个偏执狂”。他觉得马化腾们也一定是偏执狂。完成一个使命,哪怕失败都要去努力,也只有偏执狂才能最后成功。
   “我为使命而生。”袁明坦言,这个使命很简单也很执着:只要是与眼球相关的东西,就是我们的客户。只要占领老百姓的眼睛,就有生意了。
  五十知天命。刚刚步入50门槛的袁明能否成为东方乔布斯,他心中已昭然。

 

  • 验证码:
      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Top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新闻热线 | 联系我们
广东省工业合作协会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侨香路3085号岭南大厦9楼 E-mail: gdgonghe@126.com   粤ICP备11073287号-1
技术支持:无忧广告网